昨天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..  以為這次應該會有些不同, 但或許我就是這麼不值愛,終究又是一個人生活度日。

終究一個人

昨天又回到一個人的生活..  以為這次應該會有些不同,
但或許我就是這麼不值愛,終究又是一個人生活度日。



太快的在一起,把握住這感覺得在一起,
可能太過匆促了,彼此都還不熟不瞭解。

乍聽之下,頭頭是道,但也只是一種委婉的推辭吧..

無所謂,反正也沒什麼好對不起的..

井水不犯河水,就這樣吧..

0 意見: